淮河抗洪:隔堤相持的天人之战(图)

发布日期:2022-01-13 08:19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23日凌晨近1时,已经指挥着700多人的部队在大坝上奋战了近5个小时的武警安徽省总队总队长夏鹤少将,终于欣慰地宣布凤台县花家湖段的一段堤坝的加固工作告一段落。战士们停在这段长35米的垮塌的堤坝边,草草地吃了碗方便面,便开始整齐地坐在黑暗中的大坝上就地休息,没有丝毫要撤下的意思。

  这是今年淮河流域特大洪水发生以来,整个局势进入“相持”阶段的一个典型写照。

  就在此前的两天里,这段长约6公里的淮河内湖堤坝,已经整体垮塌了300多米,老坝可怕地下沉塌陷,几乎失去任何抵挡的作用,全靠军民共同奋战新垒的堤坝顽强地抗争。取土,要从远隔3公里的地方肩挑手提船运,木桩打了整整4层,沙袋则要人站在水中一层层夯实,任凭泥浆溅的满身,一直垒到有两层楼那么高,超强的劳动已经持续了4天。

  就在专家们乐观地预计第二天淮河水位就可以继续降低,内湖的积水可以向干流排出的时候,暴雨又来临了。每年的6月到8月,是这一区域的多雨季节,雨到底能下多少,则是个未知数。10个小时内狂灌765毫米的最新纪录,甚至超过了人们想象的限度。

  就在夏鹤将军亲自指挥加固的那个35米的堤坝不远处,第二天一大早,当头天夜里参加抢险的战士们还没有从疲劳中恢复的时候,就发生了更大规模的80米的堤坝溃退,被高水位洪水已经浸泡长达半个多月的堤坝已经是千疮百孔,充满了悲壮色彩的守卫战,一打就是六七个小时。

  参加堤坝抢险的部队,从一支100多人到两支200多人,一直到7月24日记者发稿时增加到5支近1000人。远自皖北的淮北、亳州,南到巢湖、合肥,能够调动的机动力量已经快要达到极限,而这只是在短短的6公里长的花家湖段。仅在中游的凤台县、颍上县,就有近3000人的部队在坚守,还有一个面积9万亩水面、堤坝25公里长的焦岗湖,两岸投入的兵力就有2000多人。

  当淮河干流安徽段先后启用了9个行蓄洪区,从而使干流堤坝的洪水压力大为减轻的同时,人们稍感意外的是,真正体现淮河抗洪惨烈现状的全部是支流和内湖的堤坝。

  当人们驱车在一马平川的淮河大堤上奔走,充分感觉到绝大多数干堤固若金汤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那些需要步行数公里才能到达的偏僻的支流堤坝和支流汇成的湖泊的堤坝,才是抗洪抢险的关键所在。正是这些堤坝下,动辄就是数万人口、数万亩良田,在干流洪水泛滥水位高悬的时候,这些与干流一闸之隔的支流和内湖,只能是关起门来死命硬撑。

  专家指出,淮河长期以来被称为“中国最难治理的河流”。据水文资料统计,20世纪以来淮河流域发生大洪水的年份有17次之多。以王家坝为例,自1953年建成以来,共有11年13次开闸泄洪。从历史来看,从12世纪黄河夺淮入海以来的数百年间,淮河总是以频繁的灾害向世人显示它的存在。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主要有:

  一是支流多。淮河上中游水系呈不对称的扇形分布,南岸支流众多,均发源于山区和丘陵区,源短流急,较大的支流有史灌河、淠河、东淝河、池河等。史、淠河是南岸主要支流,均发源于大别山区。北岸主要支流有洪汝河、沙颍河、涡河、包浍河等。沙颍河为淮河最大的支流,发源于伏牛山区。每降暴雨,众多支流很快将广大地区内的地表水汇入淮河主干道,势必造成巨大压力。

  二是落差大。淮河发源于河南省桐柏山,流经河南、安徽,至江苏扬州的三江营入长江,全长约1000公里,总落差200米。而从淮源到洪河口的上游364公里河段,落差就有178米,占总落差的89%。由于中下游地势平缓,洪水下泄十分缓慢。因此,中游也成为治理淮河最关键的河段。

  三是“卡脖子”。在上中游的许多河段,由于河道弯曲狭窄,支流洪水迅猛汇集后,极易造成行洪不畅。据专家介绍,常常在淮北各支流洪水缓慢汇入淮河的同时,淮河干流上游与淮南山区各河又接连发生洪水,这种洪水组合对淮河干流的威胁最大。

  四是两头翘。上游基本上是山区丘陵地带,坡大流急,而淮河水系最大的湖泊洪泽湖由于多年泥沙淤积、加高加固,湖底已高于淮河河床,形成“地上湖”,情形类似黄河下游。再加上从洪泽湖中渡以下全长150公里的下游,落差只有6米,致使淮河洪水越到下游越缓慢,往往一次洪水过程长达30天甚至更长。

  五是暴雨频。淮河流域的暴雨多发生在6月到8月,其中六七月份主要受梅雨锋影响,8月份主要受台风影响。淮河干流及其支流上游的桐柏山、伏牛山、大别山和沂沭河上游的沂蒙山区,都是经常发生暴雨的地区。

  自1954年以来的第二大洪灾。50年一遇的淮河洪水给流域人民带来的灾难,与历史上的洪涝灾害相比,有天壤之别。

  记者近日两次走进安徽省水利厅。这里自今年洪水以来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也是省防汛指挥部的所在地。在宽敞的一楼大厅里,2003年以后国家规划的、已经在安徽境内完成的10多项重点防洪工程的图像文字资料一览无余,让人很直观地找到了“大水小灾”的最有力的证据和答案。

  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公布的最新消息,今年的洪灾,至今无一人因灾死亡,受灾农田比2003年、1991年明显减少。50多年的治理,特别是2003年以来众多突破性的新举措,中央、地方累计约1500亿元的投资,使淮河防洪发生了质的变化,历史性地出现了令人欣慰的从“小水大灾”到“大水小灾”的转变。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程殿龙7月17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淮河发生全流域性大洪水的量级超过了1991年、2003年,但灾害损失尤其是农作物受灾面积、转移群众人数远低于那两次洪水。

  国家防总办公室的统计显示,截至7月16日,这次淮河洪灾农作物受灾面积3370万亩,成灾1300多万亩,受灾人口2042万人,倒塌房屋7.1万间,直接经济损失120亿元。与1991年和2003年洪灾相比,受灾面积分别减少2398万亩和4900多万亩;启用行蓄洪区涉及人口分别减少60.2万人和9.8万人;紧急转移人口、防守人数和险情分别较2003年减少154万人、252万人和1619处。

  程殿龙说,在今年淮河防汛的“大考”面前,各级防汛抗旱部门从容“接招儿”,使得整个洪水调度过程运筹帷幄、紧张有序。取得如此成效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得益于治淮工程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发挥了显著作用,实施沿淮行蓄洪区改造和低洼地区移民建房,大大减少了受灾人口和淹没损失。2003年淮河洪水以后,国家加大了治淮工程的建设,目前淮河流域已经兴建21个行蓄洪区。今年的淮河抗洪期间已经启用了9个行蓄洪区,位于霍邱县的临淮岗行洪闸是建成后第一次使用,正是这些治淮工程在这次防洪当中发挥了巨大减灾效益,保证了淮河干堤和周边城市的安全。

  二是得益于坚持以人为本,科学防洪,依法防洪,及时启动预案,果断决策,合理有序调度水库、闸坝、行蓄洪区、泄水通道等防洪工程,始终掌控抗洪主动权。在应对今年这场大洪水的过程中,国家防总、淮河防总果断决策、科学调度,几次分洪调度都做到了及时准确,每次分洪的调度都依靠监控部门准确的数据和信息保证,防洪工程的科学调度巧妙化解了洪水,取得了巨大的防洪减灾效益。

  三是得益于河南、安徽、江苏沿淮三省各级党委、政府及防汛抗旱指挥部门靠前指挥,强化责任,落实措施,充分动员,最大限度地减轻洪水造成的损失和影响。

  7月24日下午,记者冒着瓢泼大雨从凤台县张集镇的防汛现场赶回驻地。连续几天的大雨,让这里的两个小堤坝在坚守了半个月之后终告失手,10多个村庄被淹,从张集镇通往凤台县城的公路两边都是汪洋泽国。

  最新气象预报显示,未来两三天,淮河流域还将再次出现暴雨过程,降雨还在持续,灾情还在发展,惨烈的与洪水相持的斗争还将进行下去。本报安徽淮南7月24日电 本报记者 黄勇

上一篇:有意思!浙江嘉兴一老太用7根稻草给村民捉“缠腰龙”
下一篇:舟曲 天人之战
网站首页 | 汽车资讯 | 社会新闻 | 热透新闻 | 娱乐新闻 | 法律在线 | 科技前沿 | 星声星语 | 历史咨询 | 旅游新闻 | 时尚新闻

Power by DedeCms